卡丝塔菲瑶

边卡·卡斯塔菲尔是一位国际知名的女歌唱家。 她在全世界的大剧院里演出, 尤其是米兰歌剧院。

名字

边卡·卡斯塔菲尔的字面意思是“纯洁的白花”。 边卡还常常被称为“米兰的夜莺”。

年龄

据埃尔热讲, 边卡·卡斯塔菲尔应该有45岁。

家庭

尽管报刊把她接二连三地许配给不同的知名人士, “米兰的夜莺”其实并没有众所周知的家庭。

她周围亲近的人只包括忠实的随从女仆伊尔玛和钢琴伴奏师依果·瓦格纳。

边卡的诞生

和创作丁丁与阿道克的方法同出一辙, 为了塑造卡斯塔菲尔这个人物, 埃尔热汇集了许多素材。 首先, 他还记得在自己的童年, 他的姑母尼妮在钢琴伴奏下, 让雷米全家欣赏了她那抑扬顿挫﹑富有穿透力的嗓音。

她的表演没能够培养埃尔热对音乐的一点爱好, 更别提歌剧了, 反而让他早早地就喜欢上了绘画, 以及他后来对视觉艺术的热爱。

其实, 她们可能促使了埃尔热更找不出歌剧的一丝魅力, 这种艺术的表现形式在他看来是可笑而不可信的。 “歌剧让我厌烦”, 他对努马·萨杜尔说。“我万分羞愧地承认自己不喜欢歌剧! 它让我觉得好笑。” 所以后来他创作出了这位让我们开怀大笑的典型的女歌唱家, 这就不足为奇了。

自《奥托卡王的权杖》开始, 丁丁和读者第一次与卡斯塔菲尔相遇, 埃尔热将随着她在以后故事里的反复出现, 不断精雕和充实这个人物。

卡拉斯, 一位原型!

埃尔热在五十年代给卡斯塔菲尔找到了一个真正的原型, 当时, 作为他收集资料重要来源的《巴黎竞赛画报》这样的时事杂志和报纸, 详细报道了玛丽亚·卡拉斯非凡的职业成就以及她私人生活的点点滴滴。 她在米兰, 纽约, 芝加哥, 伦敦和巴黎神话般的演出, 让全世界都为之倾倒。

玛丽亚·卡拉斯于1955年

1964年, 伦敦考文花园剧院的经理戴维·韦伯斯特介绍卡拉斯是“ (我们)这个时代里最伟大的歌剧演员”。 她是当时最“非凡”﹑最著名的女歌唱家。

一首著名的歌曲

神曲的选择反映了埃尔热的天才特点: 夏尔·古诺的优美歌剧《浮士德》里的《珠宝之歌》。 在歌德的悲剧里, 这首歌曲描述了年轻的玛格丽塔发现了梅菲斯托菲勒故意放在匣子里的珠宝时的情景。

1917年伊丽莎白·舒蔓在古诺的⟪浮士德⟫里的⟪珠宝之歌⟫扮演玛格丽塔

她试着戴上了珠宝, 照镜子, 并被自己的样子所迷惑。 伴随着华尔兹的曲调, 她唱道:“ 啊! 我开怀大笑, 看到镜中的我多么美丽……是你吗, 玛格丽塔, 是你吗?”。玛丽·妙澜·卡瓦罗于1859年创作了玛格丽塔的角色, 而在音乐领域里具有悲剧色彩的抒情女高音差不多在一个世纪以后才出现, 她就是玛丽亚·卡拉斯。

巴黎歌剧院 - 埃尔热私人收集的资料

1963年5月, 时值《绿宝石失窃案》出版发行,卡拉斯恰好在巴黎瓦卡姆剧院录制了古诺的《珠宝之歌》, 由乔治·派特指挥的巴黎音乐学院管弦乐团作伴奏。 现实事物再一次与埃尔热的世界不期而遇。

性格

如果说边卡·卡斯塔菲尔有极强的虚荣心是一个事实, 那么也要着重指出她在历险故事里所表现出的两个突出的优点: 正直和勇敢。

在《向日葵教授绑架案》里, 当淫荡的斯庞兹突然闯入她的化装间时, 她冒着受牵连的危险, 毫不犹豫地将丁丁和阿道克藏进自己的挂衣间, 这个斯庞兹让人联想起普契尼的歌剧《托斯卡》里可恶的斯卡皮亚。

《向日葵教授绑架案》第54页

她在塔皮奥卡波里斯法院的出庭同样鲜明地表现出她的勇敢。 她浓装艳抹, 而检察官却破口大骂。 他那煽动性的控诉在法院里回响:“ 对这个蛇蝎美人, 对这个金嗓子的女妖精, 我要求判处她: 终身监禁!” 卡斯塔菲尔毫不掩饰自己对这个荒谬指控的蔑视, 她非但没有气馁, 反而像平时一样高唱起《珠宝之歌》。

《丁丁与丛林战士》第48页

迷恋珠宝

如果说她歌唱珠宝, 其实她对珠宝也有着强烈的迷恋。 五十年代上流社会女王式人物玛丽亚·卡拉斯, 在与希腊船王阿里斯多德·奥纳西斯的热情交往期间, 她也曾收藏过珍贵的金银珠宝。

然而, 这位著名女歌唱家边卡的大部分珠宝似乎都不值钱! 相反, 她有一件珠宝绝对货真价实, 她还为它哭过, 那就是戈巴尔邦土王送给她的绿宝石。

情感

如果说向日葵的感情对方毫无回应, 那么阿道克就显得更“幸运”了。 他在《绿宝石失窃案》里倒霉事儿不断, 这激发了女歌唱家的母性本能。 她对船长细心呵护, 帮他减轻被蜜蜂扎伤的痛苦, 她推着他的轮椅带他在花园里散步。如果后来《巴黎闪光》画报的记者编造出一个纯朴温柔的爱情故事, 甚至还包括一个结婚的计划, 这就不足为奇了, 这本杂志分明影射了《巴黎竞赛画报》。

最后一个片断发生在《丁丁与丛林战士》里。 卡斯塔菲尔获得了自由, 她手里拿着一个空的装面条用的盘子, 急匆匆地奔向“卡波克”船长, 丝毫没有被船长穿的狂欢节服所妨碍:“亲爱的, 让我拥抱你!…… 让我拥抱你! 我早就料到你会来救我的!”。她流出了眼泪, 拥抱着老水手, 而后者肯定没她这么兴奋。

《绿宝石失窃案》第24页
《丁丁与丛林战士》第61页
《绿宝石失窃案》第56页

在《绿宝石失窃案》里, 她列举了一份她的崇拜者的名单:“各种报纸已经陆续报道过我跟戈巴尔邦土王﹑西尔达维亚宫廷礼宾官阿玛楚特男爵﹑斯庞兹上校﹑戈贡佐拉侯爵, 还有天知道什么人订婚的消息。” 她是一个女自恋者, 她真正爱的就是她自己。 可怜的向日葵教授, 他的玫瑰和他老式的彬彬有礼的作派却孕育不出一丝爱情成就的希望。 他也许征服了月球, 但他却没有征服米兰的夜莺 —— 边卡·卡斯塔菲尔。

人物的变化

威严的女高音歌唱家边卡·卡斯塔菲尔在1938-1939年出现时, 穿得很难看, 随着时间的推移, 她逐渐变成了一名温文尔雅的女士。

这种变化使得向日葵教授在《绿宝石失窃案》里突然对这位著名女歌唱家产生了迷恋, 就不足为奇了。

Choisissez un pseudo
Entrez votre email
Entrez un mot de passe
Choisissez un pseudo entre 5 et 12 caratères.
Valider mon inscription
Dans quelques secondes vous allez recevoir un email de confirmation.
 
Vous pouvez dès à présent vous connecter avec vos identifiants.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