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庞和杜邦

如果灾难让你恐惧, 那你就别再读下去! 因为这两个能人的面孔一出现, 就意味着惊慌失措, 杂乱无章, 蠢事一堆, 乱七八糟, 慌乱不安, 通通搞砸, 扰乱秩序, 混淆是非, 误会重重, 错误连篇!

历史

在24本丁丁的画册中, 他们出现在了其中的20本里。 此外, 杜邦兄弟还是一本连环画里的明星, 又是两部戏剧中的主角, 戏份可远比一般角色要多: 他们是埃尔热创造的神话中不可或缺的环节!

1932年, 法老的雪茄引出了一系列曲折的历险, 这两名警察要抓住正和危险作搏斗的丁丁。 他们都只有一个代号: X33甲和X33乙。

直到《奥托卡王的权杖》才知道他们真正的名字。 人们可以根据他们的胡子来辨别: 杜邦(X33甲)的胡子修剪得笔直; 而杜庞(X33乙)的胡子则往外翘。

警察都干吗去了?

交给他们一个任务, 他们却把本已复杂的局势弄得更加复杂。

他们应该遵守隐秘的原则, 可人们总能一眼识破。 他们勇敢却不勇猛, 居然害怕自己的影子 —— 就像《奔向月球》里他们被自己在X光里的样子吓倒。

《奔向月球》第24页

杜邦兄弟的原型之迷

埃尔热的父亲 —— 亚历克西·雷米有一个孪生兄弟, 名叫莱昂·雷米。 他们是真正的双胞胎: 两个人都留着胡子, 穿戴一样。 每次出门, 他们都必带一顶扁平的帽子, 或者圆顶礼帽。 更不忘带一根拐杖, 或者一把雨伞! 如果说亚历克西和莱昂·雷米是兄弟, 杜邦和杜庞可不是。 他们一个叫杜邦, 另一个叫杜庞。 如果他们真是兄弟, 他们的名字就应该以相同的形式来拼写。 双胞胎? 不。 彼此酷似? 是!

杜邦兄弟的祖先们

身穿黑色制服, 配白衬衫和黑领带, 头戴圆顶礼帽, 脚蹬高帮带钉皮鞋, 手持拐杖: 这种打扮的警察真的存在吗?

是的! 瞧一瞧二十世纪初的照片。 法国和比利时的“民警”们一身黑衣, 这成了一种制服。 能被人一眼认出!

为什么要穿让人一眼就认出的衣服? 因为在那个年代里, 便衣警察需要自己置办“工作服”, 而他们收到的服装津贴却少得可怜。 黑色耐磨的布料是最便宜的, 所以他们大部分人都选择了这种颜色的服装, 和耐穿的高帮带钉皮鞋。 至于胡子 …… 它给你男人的感觉! 你只需看一下1930年的奎克和弗吕克笑话里的警察15, 他比杜邦兄弟早两年。 毫无疑问, 他的胡子正是我们这两位侦探的胡子的鼻祖。

《奎克和弗吕克》第2页 - 杂技

电影里的杜邦兄弟

埃尔热是近代电影工业的“迷”。 他不掩饰自己对卓别林的欣赏, 尤其是卓别林电影里的人文主义, 毫无凶恶的幽默滑稽以及剧情节奏。 请注意, 大部分与可怜的夏洛特结怨的警察都留着大胡子。

查理·卓别林
《丁丁在美洲》第54页

如果硬要把杜邦兄弟和一个家谱挂上钩, 那就非罗莱和哈迪莫属。 同样的圆顶礼帽, 以及像孩子被当场抓住后的一副后悔的表情。

罗莱和哈迪
《红色拉克姆的宝藏》

杜邦兄弟独立自主 ……

自1932年以来, 杜邦兄弟就成了丁丁世界里不可或缺的部分。 他们还是连环画《侦探杜庞和杜邦》里的主角, 该连环画由保罗·基奈特编写, 埃尔热画了插图。 1943年, 这篇带插图的文章在日刊《晚报》上发表。

1941年,埃尔热与雅克·万·麦尔克贝克一起编写了两部戏剧: “丁丁在印度” (又称“蓝宝石之迷”)和“布洛克先生失踪”。

与隐形人恰恰相反

…… 尽管他们是诚心诚意的。 杜邦兄弟的麻烦是当他们不想被人发现时, 却往往分外醒目。

执行任务的受害者

通过杜邦兄弟的乔装打扮, 埃尔热善意地嘲讽了与他同时代的大部分人对遥远国度的成见。 人们在1960年之前是很少旅行的! 放下偏见是埃尔热著作中永恒的定律。 而幽默则是令人生畏的武器。

《黑金之国》第60页
《月球探险》第12页

执行任务的受害者

举例说明。 在《黑金之国》的开头, 杜邦兄弟体会到了碳氢燃料的破坏力: 他们的汽车发动机发出“嘣”的一声, 就像夏尔·泰内在他著名的一首歌曲《心》中唱道。

同样在这本画册里, 杜邦兄弟还成了毛发变色的受害者。 更何况, 头发还不断地长出来, 让他们看上去活像误入了二十世纪歧途的猛犸象。

似乎这还不够, 他们在距离地球几千公里外又旧病复发。 当杜邦兄弟踏上月球之前, 先踩着的是自己蓬乱的头发。为了圆满收笔, 在丛林战士的国度里, 两名英勇的侦探差一点儿被执行了死刑。

《月球探险》第3页
《金钳螃蟹贩毒集团》第11页
《黑岛》第55页

误解的技巧

如果你们要找一本“误解”的作品选, 那就去读一读《太阳神的囚徒》吧。 为了寻找在秘鲁失踪的丁丁, 向日葵和阿道克, 杜邦兄弟几乎绕了地球一圈。 他们的秘诀? 他们完全理解错了所掌握的种种迹象。 甚至连海市蜃楼对他们来讲都不够。 在《黑金之国》的故事里, 他们低头冲入下一个幻景中。 由于屡次判断错误, 当他们自以为识破了一个海市蜃楼时, 结果却被沉重的现实砸中脑袋。

并不真正情愿的惊险动作演员

杜邦兄弟不够勇敢? 谁敢如此断言。 尤其当我们把他们在20本画册里完成的惊险动作全加在一起。如果他们出发去了月球, 那是因为他们在宇宙火箭里睡着了。 如果他们打破了下楼梯速度的记录, 那是因为他们踏空了第一个台阶。 如果他们做了一系列惊险的飞行表演, 那是因为他们忘了系安全带。

《月球探险》第56页

文字杂技之王

很少有连环画的人物发明被运用到日常用语中的词语。

在这方面, 杜邦兄弟是能手:“这是我的观点, 而且我赞同它”; 我们行走在一片“人类的手从未踏上过”的土地上; “守瓶如口, 这是我们的座左铭”。

Choisissez un pseudo
Entrez votre email
Entrez un mot de passe
Choisissez un pseudo entre 5 et 12 caratères.
Valider mon inscription
Dans quelques secondes vous allez recevoir un email de confirmation.
 
Vous pouvez dès à présent vous connecter avec vos identifiants.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