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丁在刚果

故事介绍

确信自己深受欢迎, 丁丁又立刻出发了, 这次是去非洲。 丁丁历险记中的这部《丁丁——小二十世纪的记者在刚果》(1931年)反映了一个殖民主义和父道主义的时代。 对于这次新的历险, 埃尔热依然采用即兴法来编故事, 但这种创作方法将不会持久。 丁丁刚从苏联回来, 又马上前往非洲。

丁丁成了巴包隆部落的巫师, 并挫败了一帮匪徒想控制刚果钻石生产的阴谋。 非洲被描绘的十分纯朴, 它折射出三十年代初比利时殖民主义的父道思想。

一本出乎意料的画册

现在是1930年6月5日。 《小二十世纪》的读者们被告知: 丁丁和米卢刚从苏联返回, 即刻启程去比利时的殖民地刚果。 带有英雄味道的题目宣布了这件事情; 人们甚至看到丁丁在“奥邦马仕”百货公司里的“刚果”专柜选购了自己的行头。

1930 年《小二十世纪》的封面插图。 奥邦马仕百货公司的广告。

不过, 埃尔热最初是想送他的年轻记者去美国的。 在批评了布尔什维克的体制后, 应该再揭示一下乱七八糟的美式资本主义。

与其选美国, 还不如选刚果

为什么? 在三十年代初期, 世界正经历着一场严重的经济危机。 数百万人失业, 企业倒闭的速度不断加快, 而且接二连三。

面对世界政治的两极——苏联和美国, 欧洲国家要寻找第三条出路。 显而易见, 人们既要提防美国的物质享受主义和生产本位主义, 也要留神苏联的共产主义。

埃尔热正是在这个背景下作出了他的选择(“打一拳苏联, 再踢一脚美国”)。

然而, 在《二十世纪报》的负责人诺贝尔·瓦莱兹教士看来, 有一种比利时特有的情形

更加急迫: 比利时的年轻人对从事殖民生涯毫无热情。

他指望埃尔热和丁丁能激起年轻人的爱好与狂热!

让读者们适应

在庆祝了从苏联归来之后(1930年5月8日), 《二十世纪报》对《小二十世纪》的读者们许诺:“丁丁要休息几日。 然后, 他将和自己忠实的米卢一起出发去遥远的国度 ”。

1930年《小二十世纪》的封面插图。

从1930年5月22日周四开始, 丁丁就在《二十世纪小伙伴》的封面上发问:“去哪儿呢?”。 他满心疑问地查看着地球仪。 答案出现在了5月29日的那期报刊上: 将是刚果! 6月5日, 丁丁和米卢坐火车从布鲁塞尔到了安特卫普之后, 他们就登上了狄斯威勒号轮, 这是穿梭于安特卫普与比利时殖民地的真正门户马塔迪之间的航船之一。

为何埃尔热要派丁丁去刚果

是瓦莱兹教士把丁丁推向了刚果。 比利时殖民地部长和他取得联系。 建议: 创作一系列关于比利时在刚果的“积极”报道。

其实, 刚果起初是归比利时国王莱奥波德二世私人所有。 由于无法满足这个辽阔领地的管理者提出的财政需求。 国王把刚果出让给了比利时(1908年)。 我们至少可以说, 这份礼物在比利时民众中只掀起了一丝温和的热情。

丁丁, 刚果的推动者

殖民地需要管理者: 目前只有天主教的传教士和新教徒有回应。 官员们? 比利时人对此不感兴趣。 同样情况也发生在这个热带国家所必需的行业里: 桥梁和大坝工程师, 民用工程师, 地质学家, 矿务工程师, 医生, 教师, 建筑师, 机械师……

当然, 商人们会去刚果淘金, 但他们主要是葡萄牙人, 希腊人和中国人。 人们能在那里遇见各地的冒险者。 我们却姗姗来迟。 比利时政府力图让民众对殖民生涯感兴趣。 瓦莱兹教士推荐了丁丁。 这个主意很吸引人。

埃尔热收集资料

埃尔热被弄得措手不及, 他有点儿恐慌: 谁能给他提供必不可少的资料呢? 与瓦莱兹教士交往的人将完全发挥作用。

首先是《童子军》月刊的负责人勒内·维韦尔贝格, 作为瓦莱兹教士的老朋友, 他给了教士一本A·米歇尔和N·洛德撰写的《我们的殖民地》, 这本书于1922年首次出版。 勒内·维韦尔贝格也是该书的出版人。

希尔耿斯阁下:《二十世纪报》的文学专栏编辑送来两本书: 《比利时的刚果》和《镜射比利时的刚果》。埃尔热还向比利时海军了解情况, 他们掌控着比利时-刚果的海上往来。

他由此发现了一些航行线路, 并复制在《丁丁在刚果》里, 以及大型客轮的船上生活指南。

博物馆里的豹皮人!

埃尔热也去过布鲁塞尔郊外位于岱尔维亨的中非博物馆(现在的名字)。 他在哪儿发现了用稻草填塞的狮子, 和模样并不吓人的鳄鱼。

尤其他还看到了代表一个可怕教派的豹皮人模型。 人们从未证实他们的真实性。 他们是拦路抢劫旅行者的人吗? 是反对殖民主义白人的非洲民族主义者吗? 还是一个至今目的不清的秘密团体?

首次出版的黑白版 – 第53-54页插图3
岱尔维亨的阿涅塔

也许上述的可能都有。 但是, 这些披着豹皮只露出两只眼睛的人, 他们或者用套着爪子的手或者用钩形棒来袭击受害者, 这是何等悲惨的手段!

年轻的乔治·雷米也许早已在电影或通俗的文学作品里见过这些豹皮人。 《塔尔赞》的作者埃德加·瑞斯·布瑚创作了洛德·凯斯道克的凶残敌人, 他成为了代表性人物。

《丁丁在刚果》里的另一句重要名言:“ 比利时就是人们所说的…… 豹子! ”。

在中非, 豹子是一种令人恐惧的动物。 人们尊敬它。 把比利时视同为一只豹子, 这源于对它的尊敬。

埃尔热对此了解吗? 肯定不。 他选择了一只豹子, 是因为这个猫科动物经常出现在他查阅历的资料里。

相反, 他确信刚果的读者会明白这句根据他们当地文化而演绎出来的话。

1957年, 埃尔热的助手雅克·马丁在埃里克斯历险记中的《黑爪子》故事里同样描写了豹皮人。

急不可耐的读者!

自《丁丁在刚果》在《小二十世纪》上出版一始(1930年6月5日), 刚果读者就显得急不可耐。 丁丁何时会到达他们那儿?

乘船旅行尚未结束…… 而《二十世纪报》—— 即《小二十世纪》就有了刚果的使命。 从1930年7月6日起, 大批信件寄到了编辑部。 这是其中两封信的片段: “ 我的小土著们对丁丁非常感兴趣(……)。 他们邀请他来村庄里住几天 ” (父亲在信上签名L.)。

年轻的考拉·孔果则写得更妙:“ 我的笑(小)黑孩狠(很)高兴年轻的朋友丁丁身体健康。 我很高幸(兴)丁丁来这里。 我们不会吃它(他)的。 它(他)在这儿会有很朵(多)吃的。 我写完了。 考拉 ” ( 菲利普·戈丹在莫蘭萨出版的《埃尔热, 一生之线条》里援引的故事 )。

我们由此看到埃尔热绝对没有自创“小黑人”的语言, 但他却因此遭受了强烈的指责!

有争论的插图

旦愿这幅插图里什么都没说也没写!丁丁正在向刚果学生介绍“他们”祖国 —— 比利时的精华!

那是在1930年殖民地盛行时期。 所有国家混在一起的欧洲必定要拥有殖民地。

比利时统辖着一个比自己大80倍的国家……

埃尔热很明白这一点, 因为从1946年起, 他就开始修改这本画册, 把所有被认为是冒犯非洲人的部分擦掉。 他的这种做法, 与比利时的学校工作者在1960年前没良心说的“黑人”截然不同, 他把他们描绘成了永远的孩子。

艾尔·卡彭在刚果?

尽管埃尔热是“短期”工作, 正如他自己承认的那样, 他一点儿也没有迷失方向!

汤姆, 吉蓬, 他们只是“脸上有刀疤的芝加哥绑匪头目”艾尔·卡彭的手下之一。 埃尔热没有忘记《丁丁在美洲》, 他接着就要讲给《小二十世纪》的读者们听。

美国绑匪出在刚果, 这源自事实。 刚果矿藏丰富, 尤其是卡坦加地区, 这吸引了所有的贪婪之徒。

黄金, 铜, 钻石 —— “ 只需自取 ”, 正如一位殖民地总督所说。

还有比利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卖给美国的铀, 它让后者制造出两枚最早的原子弹, 投在了广岛和长崎(1945年8月)。

各种商人, 肆无忌惮的冒险家: 这正是所谓的殖民冒险。 埃尔热再次成为目光犀利的观察家。

Choisissez un pseudo
Entrez votre email
Entrez un mot de passe
Choisissez un pseudo entre 5 et 12 caratères.
Valider mon inscription
Dans quelques secondes vous allez recevoir un email de confirmation.
 
Vous pouvez dès à présent vous connecter avec vos identifiants.

OK